【娱乐】 97版《天龙八部》剧组22年后再聚首,音乐刚起,全场观众泪奔了……

文章经淘漉音乐授权转载(ID:taolumusic)作者 | 三尺晴近日,97版《天龙八部》剧组在综艺节目中再聚首,引发了一场回忆杀。看着台上风采依旧的他们,你...


文章经淘漉音乐授权转载(ID:taolumusic

作者 | 三尺晴

近日,97版《天龙八部》剧组在综艺节目中再聚首,引发了一场回忆杀。

看着台上风采依旧的他们,你很难相信,时光已在一个个不经意间,悄然走过22年之久了。

八九十年代的香港,好剧频出。流传下来的金庸武侠片,几乎部部经典。

83版《射雕英雄传》、95版《神雕侠侣》、97版《天龙八部》,成了观众心中难以超越的白月光。

如今,白月光重现,满地落清晖,我们这些抬头仰望已久的人,如何能不心动神摇呢?

1

年少时看《天龙八部》,最热血沸腾的就是三兄弟在少室山下结拜那一回。

中原群豪围攻萧峰,危难之际,段誉、虚竹不顾个人安危,毅然站出,与萧峰并肩作战。

一句“我们是兄弟”,便是我站在你身边,帮你对抗整个世界的全部理由。

兄弟三人相视一笑,义结金兰: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”,看得人心潮澎湃。

少不更事的我们,还会端起水杯学他们一饮而尽,煞有介事地称呼彼此“二弟”、“大哥”。

那些年,我们在放学的路上追逐打闹,相约去谁谁谁家打画片;

那些年,我们一本《天龙八部》传着看,上课藏在桌兜里,一不小心就入了迷,被叫起来回答问题,全靠同桌递纸条蒙混过关;

那些年,我们手里拿着捡来的树枝,学着武侠里的人胡乱挥舞,嘴里还念念有词“小贼吃我一剑”;

那些年,我们捧出一颗真心来交朋友,恨不得一生都能一起走,却在时光翩然间,走丢了一个又一个。

这是成长的悲哀,却也为我们留下了最珍贵的回忆。

所以22年后,当我们看到三兄弟再次合体,那些尘封的记忆,一下子就打开了。

萧峰的英雄气概,段誉的风度翩翩,虚竹的天真憨直,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闪过,唤醒了我们自身那些“可笑又可爱”的记忆。

22年间,大哥黄日华息影、复出,至今仍在娱乐圈打拼。虽不温不火,却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经典角色。

黄日华演萧峰时,因个子不高,身型不符合西北大汉的粗犷、魁梧,这才一直戴着顶帽子修饰。

谁曾想角色深入人心,以至于观众后来看到不戴帽子的“萧峰们”,反而不习惯了。

当年TVB颁奖典礼上,黄日华的《天龙八部》惜败罗嘉良的《难兄难弟》,与“视帝”遗憾擦肩。

可这么多年过去了,《天龙八部》仍被奉为经典,《难兄难弟》却少被提及。时光,终究给黄日华加了冕。

22年间,二弟樊少皇和三弟陈浩民都各自成了家。陈浩民更已是4个孩子的爸爸了,生活美满幸福。

竹马老去,中年重逢,庆幸我们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兄弟。

2

年少时看《天龙八部》,最令人心碎的当属萧峰错杀阿朱那一幕。

当时,萧峰一直在找杀害父母的大恶人,受奸人误导,欲找段正淳报仇。阿朱得知自己是段正淳的私生女,一边是父亲,一边是爱人,痛苦纠结后,决定易容成段正淳,代父受过。

萧峰不知,失手错杀阿朱。他抱着阿朱的遗体,呆呆地坐在堂前,从早晨坐到午间,从午间又坐到了傍晚。这时早已雨过天青,淡淡斜阳,照在他和阿朱身上。

萧峰用双手亲掘坟墓,鲜血淋漓,他已感觉不到痛了,因为那颗心早已千疮百孔。

想起她说:“你驰马打猎,我便牧牛放羊。”

想起他说:“我们多生几个小萧峰,小阿朱。”

背景音乐响起,令人忍不住心碎。怎奈何,夜夜思君黯然处,塞上长城空许约。

阿朱把妹妹阿紫托付给了萧峰,自此,他们成了彼此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。姐夫是大英雄,又待她极好,阿紫也因此生出了不该有的情愫。

阿紫小小年纪,人却很坏,奸诈狠毒,令人恨得牙痒痒。可她对萧峰却是一等一的痴情。

萧峰死后,所有人都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,只有阿紫抱着萧峰的遗体,倔强地大喊:“姐夫你不可以死的,你答应过阿朱姐姐会照顾我一生一世的!”

别人劝她:“阿紫姑娘,你别激动,我们还是商量下萧大侠的身后事。”

她却像只张牙舞爪的刺猬:“走开,姐夫是我的,你们谁都别碰我姐夫!”

游坦之匆匆赶来,阿紫却自挖双目,要与其两不相欠:“这双眼睛,我还给你!”

说罢,她抱着萧峰的尸体从崖顶一跃而下,那般凄凉决绝,让人瞬间原谅了她之前所有的坏。

说到底,不过也是个为情所困的苦命人罢了。

长大后,当我们尝到了爱而不得的苦,体会到了情深不寿的心酸,对很多事,也就有了不一样的见解,和将心比心的思考方式。

如今,刘玉翠和黄日华重现经典,刘玉翠动情地哭肿了眼,一瞬间将我们带回影视剧中。

回想起青春年少时为他们流过的泪,不禁又一次红了眼眶。

感谢阿朱和阿紫,让我们看到了爱的两种形式:

一枚泡沫俯身去亲吻一艘沉船,这是我爱你;

一颗石头坠入湖心,没惊起一阵涟漪,这也是我爱你。

3

年少时看《天龙八部》,最羡慕神仙姐姐王语嫣和段公子的神仙爱情。

王语嫣人美才高,得段公子一见钟情。段誉虽处处留情,木婉清、钟灵都对他情有独钟,但遇见王语嫣,他这颗心才算真的定下来。

时过多年,仍记得段誉初见王语嫣时的情景,一个忐忑的眼神,一句小心的试探,像极了怦然心动的少男少女。

“在下段誉,是奉王夫人之命在这里种植茶花的。”

“原来你就是那个书呆子。”

“请教姑娘贵姓芳名?”

“我姓王,你叫我王姑娘好了。”

可惜襄王有心,神女无梦。彼时,王语嫣对表哥慕容复情根深种,为他熟读所有武学典籍,慕容复却一心只有家国大业,令王语嫣心灰意冷,终投段郎怀抱。

段公子抱得美人归,慕容复却被虚名纠缠一生。当着稚子小儿做着当皇帝的春秋大梦:“众卿家,平身,赐坐。”

北乔峰,南慕容,一死一疯,令人叹惋。

剧中人的一生,均已被周华健一曲《难念的经》唱尽。节目中,前奏刚响起,现场观众便齐齐泪奔。

舍不得璀璨俗世

躲不开痴恋的欣慰

找不到色相代替

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

舍不得、躲不开、找不到、参不透,寥寥数句,写尽了人生一切无可奈何。

就像萧峰舍不得璀璨俗世,段誉躲不掉痴恋的欣慰,虚竹找不到色相代替,慕容复一生都参不透这条难题。

众生皆苦,求而不得。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。

年少不懂曲中意,听懂已是不惑年。

小时候听这首歌,只是单纯觉得好听,不解其中深意。长大后重新听起,惊觉生活就是这样一本“难念的经”,悲欢离合,阴晴圆缺,有喜有乐,有笑有悲。

4

近些年,经典影视剧合体的画面很多,每次都能引发一波怀旧浪潮。

《我爱我家》剧组重聚,“孙女”嫁为人妻,“爷爷”远离人世。

《家有儿女》再聚首,捣蛋的孩子长大了,爸妈却变老了。

《天龙八部》再聚首,阿朱不知何处,“南慕容”也没露面,第一高手扫地僧已仙逝,作者金庸先生也已作古。

每当这时,我们便会感慨,时光这支笔,实在太毒。

还记得那时候,农村的夏天格外热闹,左邻右舍都喜欢扛着小马扎到院儿里纳凉聊天。家里没有电视机,要看《天龙八部》只能跑到邻居家里。

有时候人多挤不下,邻居干脆把电视搬出来,大家一起围着看。蚊子很多,大家拿着大蒲扇,有一搭没一搭地扇。

那时候的电视没有遥控,全靠手指一下一下地摁钮,调到自己喜欢的频道。信号不好了,用手拍一下,瞬间就又清晰了。

22年后,电视机变成了液晶屏,有了遥控器,还能联网随时追剧。当初追着《天龙八部》,跟着剧中人一起哭一起笑的我们,也在时光翩然中,长成了大人模样。

但经典永远不会过时,就像情怀永远不会被稀释。只因没有人能抗拒,那份“久别重逢”的美好。

记得《甲方乙方》的结尾说:“1997年过去了,我很怀念它。” 

感谢1997,感谢经典,陪伴了我们的过去,也让我们的往后余生,有“久别重逢”可以期待。

用心生活,用力爱,愿再见不负遇见。

文章转载自公众号淘漉音乐(ID:taolumusic)。千淘万漉虽辛苦,吹尽狂沙始到金。我们不提供网络神曲,只分享经典音乐。